企业的社会责任也应该明确_天下赢家

2020-09-02 19:56:00
dcadmin
原创
44

2017年5月1日,近千辆ofo共享单车投放呼和浩特,之后,共享单车有如雨后春笋,逐渐铺遍呼和浩特的大街小巷,一时间赤橙黄绿青蓝紫各家公司纷纷进场,并打出“绿色出行,解决城市最后一公里出行问题”的宣传口号。 共享单车作为互联网时代的新产品,它的绿色、环保、低碳出行的理念,以及快捷、方便、健康的目的,赢得了很多人的喜爱。然而,任何一个事物都有它的两面,共享单车亦是如此,在通过使用共享单车的过程中,破坏、占道、被扣等等问题也接踵而至。  最先在呼和浩特试水的共享单车企业是ofo,2017年5月1日,近千辆ofo共享单车投放首府。  投放之初,因ofo共享单车呼市公司并未及时向有关部门递交材料,5月1日当天,呼市部门便下达了一份“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  随后,5月21日上午,呼和浩特部门首次针对共享单车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前段时间暂扣共享单车作出情况说明。  据呼和浩特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监察一支队反馈,截至当时的不完全统计,因违规摆放等行为被暂扣的共享单车有1200余辆,统一停放在呼市城市环境综合整治提升行动指挥部办公室大院内。 当时,呼和浩特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监察一支队支队长包良介绍,自5月1日起,呼和浩特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在没有得到任何有关部门通知的情况下发现,突然出现的共享单车不仅摆放混乱,还存在占用非机动车道、盲道等情况。  “在5月1日当天,我们便约谈了共享单车所属的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驻呼和浩特的城市负责人,同时当场下达了一份《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并明确告知企业负责人,因他们投放的车辆违反了《呼和浩特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包良称,下达完限期整改通知书后,截至目前,企业方并未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审批手续。  对于网上流传的共享单车被扣的情况,包良说,下达《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后共享单车企业方并未整改,根据《呼和浩特市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中的规定,拒不整改,部门有权对其违规停放的车辆采取暂扣。  同时,包良强调,如果共享单车还是违规停放,那么部门还会对其进行暂扣。此外,包良表示,随后部门会主动与ofo共享单车所属企业负责人取得联系,希望双方能共同商讨制定出后期关于车辆停放等问题的管理举措,进一步细化各项管理细则,保障市民绿色出行,创建首府文明城市。  ofo共享单车被扣事件后,共享单车在呼市投放脚步放缓,直到一年后,哈啰单车等共享单车出现,才再次掀起骑车出行的。  “投放”和“破坏”像是一对孪生兄弟,据媒体报道,ofo在呼市投放试运营的一周时间里,就有26辆共享单车损坏。ofo共享单车呼和浩特市城市经理陈奕款曾表示,一周时间他们共收到20余个问题的举报投诉,目前都已经解决。 “对于私自设锁的共享单车,市民在使用中可通过APP软件上传图片及时举报,我们收到举报后会按照定位地点,立即安排工作人员前去现场处理。”陈奕款说。  2018年4月,呼市街头有了哈啰单车的身影,可哈啰单车还是没逃脱ofo的遭遇,被破坏和被上私锁的问题频发,投放一个月的时间里,损毁率高达30%。  当年8月,哈啰单车内蒙古地区负责人李一阳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哈啰单车在呼市一共投放了23000辆,每辆车子的造价将近一千元,针对在全国范围普遍存在的“破坏”这一恶习,目前该公司已出台相关惩治措施,上线信用积分奖惩制度,如果用户在使用过程中发生乱停乱放等日常不文明骑行行为,会被扣减相应信用分,并有可能影响用户骑行的资费甚至免押资格的获取。对于涉嫌破坏、私占共享单车的用户,哈啰单车会首先通过短信、APP推送等方式多次提醒、警告,期间用户可随时与哈啰单车沟通、反馈真实情况。对于确认涉及并在提醒后情况有所改善的用户,将从轻处理;而依然没有改善行为的用户将受到30天封号、永久封号甚至刑事追责等不同程度的惩罚。  为了不影响市民出行,哈啰管理公司会将受损车辆运到回民区金海工业园区附近库房进行维修,重新贴上二维码投入使用。李一阳说,公司希望热心市民在发现受损车辆后,能及时通过支付宝及哈啰单车APP与客服人员取得联系。目前哈啰单车虽没有设立市民举报奖励,但不久后有可能会出台相应奖励机制,支持、鼓励热心市民监督举报。  共享单车的高光表现,引爆了资本家们兜里的钞票,高通、红杉资本、滴滴相继参与了这些共享单车的天使融资,连国内的绝对互联网巨头腾讯和阿里巴巴也分别投资了摩拜、ofo。  2017年是共享单车发展到顶峰的一年,继而相继催生了其他共享经济,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和共享马扎相继诞生,甚至有共享充气娃娃这种奇葩的出现。  2017年也是共享单车走下坡路的一年,6月13日,悟空单车率先倒下,敲响了共享单车倒闭潮的第一声丧钟,随后3Vbike单车、小鸣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和小蓝单车等相继倒下,宣告破产。  这些共享单车创业公司倒下的主要原因都指向了资金链断裂,在共享单车盈利模式还没完全摸索出来的情况下,单车的生产、投放、维护都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财力,而这时背后站着多家资本巨头的摩拜、ofo又疯狂烧钱蚕食、占领市场份额,致使二三线队列的共享单车创业公司压力倍增,明眼人都看得出,摩拜和ofo是想用金钱砸死其他竞争对手,最后两分天下。  清场完毕,本以为摩拜、ofo会再次迎来一次大发展,但两家独大的结果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变化,反而爆发了更强的竞争,都想搞倒对方,两虎相争,两个都伤,ofo随后被爆出资金链紧张,而摩拜更惨,被美团直接收购,更可笑的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哈啰单车竟然不知不觉一家吃下了大部分的二三线城市,今年爆出日订单总量超过前两者之总和。  今年4月份,一些共享单车运营企业的“任性发展”和公众的“任性使用”,给城市管理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为了治理共享单车投放及后续产生的乱停乱放行为,部门采取集中暂扣封存方式开展整治行动。  “在此之前,执法部门多次约谈共享单车运营企业,但目前看来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此次整治行动,依法暂扣是手段不是目的,是为了倒逼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出台适合的管理手段。但暂扣车辆并不能直接约束运营企业,只有数量影响到运营企业的运转,运营企业才会主动上门接受行政处罚。”包良说。  在8月18日,关于共享单车的处理问题上,部门把查扣的共享单车“放”出来了,各家共享单车企业领自己的车辆,也不需要缴纳罚款。  按照部门的说法,呼和浩特市目前有200万的城区人口,共享单车的投放总数现在大概是20多万辆,借鉴其他省市的经验,大概投放六到七万辆的共享单车,就能基本满足市民的需要。  根据交通运输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等10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交通运输部门负责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与城市公共交通融合发展的政策制定和统筹协调,住房城乡建设部门负责城市自行车交通网、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停车设施规划,并指导建设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和城市管理部门,共同指导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停放管理。  共享单车从被“扣”到被“放”,整个过程经媒体报道后,也有市民提出了质疑:一面是认为共享单车数量过多,一面是对呼市公共自行车交通系统进行试点升级改造,这是否是为当地投放的公共自行车做投入前的准备?  据报道,呼和浩特市现在有5家共享单车企业,共计投放共享单车22万辆。4万多辆共享单车被暂扣,部门说,这是因为车辆太多,远远超出了市民的需求,加上乱停乱放影响了市容市貌,相关部门也无法管理,只能查扣。那么,呼和浩特市共享单车已经超出需求,为什么还要继续投放公共自行车,有媒体就这一问题采访城环出租车有限公司时,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交通学院院长陈艳艳认为,政府应当主动做“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哪些区域可以停,哪些不能停,要有明确的规范。有必要对地铁口、人行步道、公园景区出入口、消防通道等区域划设禁停区,列出禁停清单。  “这些地方都要考虑安全因素,不得阻碍通行。”此前,交通运输部在回应共享单车乱停问题时也指出,可对不适宜停放的区域和路段制定负面清单实行禁停管理。  但禁停区如何规划,则需要谨慎研究。“物理上的禁停线画得太多,会影响城市景观。”共享单车公共电子围栏项目负责人张建波认为,最理想的手段是技术上的禁停。“政府制定停放技术导则,包括停车区、禁停区怎么划线,而在不适合过多划线的公共空间,由企业通过技术手段实现违停车辆无法落锁停车。”张建波说,在禁停区内无法落锁停车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  陈艳艳还指出,共享单车企业除了考虑商业效益,还要考虑社会效益,承担起相应的管理责任。“现在绝大部分车都能实现定位,应该建立流量监控系统,一旦发现某些区域车辆停放饱和,甚至过饱和时,就要加大线下清运力度及时运走。”她说,类似地铁口、公交站台周边用车需求一般都是早晚高峰分时段,通过摸清用车规律可以进行潮汐式管理。  抛却商业模式和运营层面,上海同济大学交通运输工程学院教授李晔博士认为,“共享单车,更多的应该回到交通本质上来。凡是与交通出行相关,都是民生的事情,就不该放任资本自由发展,管理需要跟上,企业的社会责任也应该明确。”  检验一座城市的文明就看共享单车运营情况,城市管理者的处理方式和市民的使用情况都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  如果大家都只关注自己的利益,那么有什么进步?企业是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在占领市场、创造收益的同时应该遵守社会管理秩序,不能不顾后果为所欲为。管理者是社会的综合治理者,在维护社会秩序的同时不能简单粗暴、机械死板看问题,如果只要秩序不要便民那一定会起反效果,与其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不如与时俱进改善方法。对于普通的用户要有公共品德,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欲不守公德。

文章分类
联系我们
联系人: 天下赢家
网址: www.wmyssj.com